優發娛樂_我精神的歸宿

優發娛樂鍾情于一窗明月的夜晚,遠離了紛繁喧囂的塵世,是是非非的人群,一書在握,香茗一杯,在孤淒、清幽的月光下靜心讀下去,漸漸便覺茶香滿口、書香滿紙,任憑思緒在遼闊而深邃的夜空中蕩漾,一切順其自然,猶如小河小溪的水滿了就要溢……
《名人傳》——我精神的歸宿,它讓我傾聽到英雄的聲音,它讓我領略到生命的頑強,它讓我感受到生活的無奈,它讓我更加清醒地活在這個絢麗多彩的世界。有人說,《名人傳》訴說的都是人生悲劇的象征,我卻認爲《名人傳》好似印證了中國的一句名言:古之成大事著,不惟有超世之才,亦必有堅忍不拔之志。貝多芬、米開朗琪羅、托爾斯泰都是某個時代的巨人,同時他們也是具有很大弱點的凡人。在我們看到他們失敗、痛苦的一面時,我們也能看到隱藏在他們身後成功的光亮。在三位偉人的身上,我似乎感悟到:憂愁使他們的樂趣,苦難是他們的依托,千番歡樂也不比一番苦惱更有價值。
貝多芬告訴我即使身患病痛也能創造一番輝煌的事業;米開朗琪羅教會我“不猶豫,不後悔”的人生哲學;托爾斯泰則傳授我“言行一致”的好品德。《名人傳》喚醒了我的嘴唇和耳朵,爲我的心靈插上飛翔的翅膀,讓我把青春的花朵在空中飛揚……貝多芬創作名曲時的陶醉;米開朗琪羅雕塑作品時的專注;托爾斯泰寫作欣篇時的向往;正如我們愛護一朵花時的美好,欣賞一首歌時的沉醉,思想在宇宙中天馬行空的奔放,也許正是這樣,他們讓我們離永恒更近。
流水只有撞擊礁石才能綻放璀璨的浪花,人生只有經曆磨難才能盡顯人生本色。這也是《名人傳》以三位名人真實的生活經曆告訴我們的真理。有時候,我甯願用十幾年的時光去換做貝多芬的十幾秒,我想知道自己是否能有如此頑強的毅力直面慘淡的人生,向造物主的不公宣戰。細想,其實這也並不是造物主的不公平,造物主賦予了他們天才般的智慧,在他們創造出傳世的不朽作品之前經受上天的衆多艱巨的磨練,爲後人塑造著一面面活生生的鏡子,促使後人生活得更加勇敢、自信、堅強。
每當我擡頭仰望夜裏燦爛的星空,我總能感受發到自己與三位名人一樣,都是浩瀚而和諧的宇宙渺小的組成部分,不禁湧起一種溫暖而自由的情感。事實上,我比貝多芬他們幸福多了!我生活在一個團結統一的國家,我身邊有關心幫助我的親朋好友,有鼓勵支持我的父母老師。愛是我世界的主題!三位名人都在艱苦的環境爲自己的國家、民族作出不可或缺的貢獻,而我生活在如此幸福美滿的環境中怎麽可以碌碌無爲呢?我堅信,在《名人傳》的陪伴下,我也能竭盡所能,爲我秀麗的祖國增添美麗的色彩!

很多天沒有更新,對于文字,缺失掉某些激情。我甯願將大把大把的時間,放在暖暖的搖椅上,或者,蜷縮在暖暖的被窩爲即將來臨的夢作預身。
親說,想念我的隨筆了。我笑。最近心情很平靜,很多東西已經不能讓心蕩起漣漪。唯有患得患失,方能寫出旖旎的文字。躍然于絢麗的信紙上面,如花朵般芬芳襲人。那種或明媚或淒豔的美,給予人的是一種意境,一種若置身其中便有種油然而生的共鳴。也有朋友指責我寫的全是些靡靡之音,情呀愛的,上不得台面,入不了主流。我亦笑。他說的或許是對的,只是對于如我般感性的女子,愛在生命中,無疑是占據著極爲重要的位置。對于人生,人各有志,未來亦並不明媚,或者可以預見。在特定的時期,小心呵護內心深處的那份美,希望。至少還有某種東西可以讓自己有靈性有信念,如此,便是幸事。
是的。我很希望自己還能保有那樣的熱情。即便是曆經滄桑,還能以一顆未被塵世沾染的心來面對世界,面對我所愛著的事物。和人。我心中依然有夢想,依然有憧憬。依然能拉住許久未見的同學,做許久未曾做過的事。那樣的幼稚舉止,在城市的霓虹下自有著自己固守的那份純淨。
如同那天,暖暖的陽光下。打開車窗面對波光熠熠的湖面,聽著久未謀面的歌,面前三三兩兩的情侶騎著雙人單車一一而過。遠離塵世的喧囂,世界只剩下海闊天空的安甯。遠處有袅袅炊煙,沿著深綠色的山澗緩緩升起。有多久了?沒有如此心無旁骛地安靜坐著,望著遠山望著天空不發一語。時間總是越來越不夠,在職場人群和沒有溫情的城市間遊走,逐漸喪失掉某種果敢,某種希翼,某種無所畏懼。每個人都被格式化,戴著不同的面孔相同的面具。利益至上的背後,那一點點開懷的笑聲何處容身?
這個世界是浮躁的。但是至少,我們應該有自己所應該堅持的東西。他說。
不用轉頭,我亦能想象他的表情。亦笑亦淚之間,我們都在艱難地尋求著某種平衡。我們都是相似的靈魂,骨子裏有那份不容侵犯的清高。所以注定所走的路歪歪斜斜。
今年的冬天不冷。可是因爲它是冬天,我依然有冬眠的欲望。
我想。前世。我一定是條蛇,扭著身體盤旋在洞裏,對著洞口向著天空張望,一望就是大半年。冬天來臨時,便在洞裏沉沉睡去。不然爲何,一到冬天便會手腳冰冷。
當然手冰冷的時候也不全是壞事。至少愛我的那個人會緊緊握在手心,將暖意自十指尖尖向著心髒的地方傳遞。于是某天,便愛上那種依賴,故意不戴手套,看他邊嚷小手冰涼便急急拽了過去。
很多時候已經忘記了去思念某個人,忘記了那種思念的滋味。如同在打開博客,看著上面曾經的筆迹。陳舊的心境刻畫出混亂的文字。卻並不妨礙我沉浸在其中,回憶起往事。走過來後,那些落入眼中的雖然是幼稚,也是優發娛樂成長的痕迹。清清淺淺,如粉紅色花瓣,鋪滿夢中畫面。

更多閱讀

2001